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二十一)

一肚子歪心眼血族x高贵拧巴人类

林蔚成x石砚北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

  第二天早班时,整个神外的血族医生都收到了一块巧克力和一颗糖。


  糖是用红纸包着的那种,医院门口的超市一抓一大把,吃起来味道有些劣质,几个值班血族医生淡淡评价着林蔚成送的糖真难吃。


  这话牧归也认同,他敲着手机和韩燃聊天,顺便给其他血族分享了自己从韩燃那里听来的话,“这东西吃的不是味道,吃的是个喜庆心意。”


  “什么喜庆?”几个血族齐刷刷看向牧归。


  牧归招架不住,正巧林蔚成哼着歌经过,路过敞开的大门时没忘记和血族同事们问候了一声。


  “早啊各位。”


  林蔚成杵在门口不走,屋里的血族同事丝毫没有继续攀谈的意思,各自有一搭无一搭聊着,牧归实在看不下去了,听取了手机里韩燃的意见。


  他带头问了一句:“林蔚成你要干什么去啊?”


  “我去神内那边看看我对象。”


  林蔚成满脸笑意离开了,留下屋里的血族医生围着牧归大眼瞪小眼。


  他端着杯子在休息区接了杯热水,去石砚北办公室倒给他,温度正好能喝。


  石砚北正忙着处理手机上韩燃发来的惊天嘲笑,眼皮扒拉起来瞅了他一眼,正色道:“你别在外面说咱俩关系。”


  在工作单位太高调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林蔚成的大眼睛眨了眨,凑过去揉对方的脸,平日里好看的一张脸在他手里捏了又捏,故意装的委屈巴巴:“你昨晚非要抱着我睡觉时可不是这样的。”


  提起这个石砚北就来气,俩人都懒得收拾林蔚成卧室的床,便在他房间挤了一晚。


  他房间的床也不算太小,但架不住俩人都身长体长,林蔚成更甚,挤得他半夜醒了好几次,跳起来把睡死过去的林蔚成拍醒,让他侧过身子虚抱着自己。


  “我这有点工作。”


  石砚北顺口应付,示意林蔚成快些回去上班,低头继续回韩燃的消息。


  直到关门声传来,石砚北打字的手指顿了一下,思考着自己刚才的态度好像太冷淡了。


  快到中午石砚北主动发了条信息问林蔚成去不去食堂,林蔚成回了一句“不去”,又没了音讯。


  挤在后勤室玩游戏的血族医生们一本正经聊着食堂难吃的饭,敞开的大门前石砚北行色匆匆,走过几步又折返回来。


  “你们……吃午饭了吗?”石砚北还是第一次一个人面对这么多血族,虽然都是同事,但除了一些合作会诊,平时见面机会都不多。


  “没吃。”后排一个头发卷卷的年轻医生举起手,眉眼带笑,“你是想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吗?”


  石砚北挠了挠头,有些不适应来自血族同事的热情邀请,他从身后拿出几大包外卖,迟疑地走进后勤室,“我买了些汉堡可乐,你们叫大家来分分吧。”


  说完又欲盖弥彰补了一句,“食堂的饭确实难吃。”


  头发自来卷的项原蹦蹦跳跳穿过凌乱摆放的椅子,笑着接过石砚北的一片心意,“谢谢哥,你来找谁啊,我去帮你叫。”


  林蔚成的手臂一把揽住石砚北,他冲项原挑了挑眉,“他是来找我的。”


  回办公室的路上石砚北忍不住好奇起来那个面生血族,项原比他还要矮半头,长得又白净,看起来像个小娃娃。


  “血族也不全长得又高又大的。”林蔚成倒是没什么波澜,简单介绍着,“项原,刚分过来的实习血族,跟谁都自来熟。”


  两人去林蔚成的办公室里吃外卖,林蔚成好似完全不在意早上被冷落的事情,倒是石砚北浑身不自在。


  他在担心自己能否足够回应林蔚成给他的爱意,空闲时想起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事情,幼稚又尴尬。


  真想把脑袋掰开把之前记忆一键抽空。


  吃完汉堡的林蔚成一副本本分分打工人的状态,洗了手在桌前翻看病例,石砚北心里长草,又找不到该说些啥,只好悻悻离开。


  “你下次可以也请请你们那边的同事。”林蔚成没看他,似乎只是随口给的建议。


  科室里面暗流涌动,石砚北从进来第一天开始便秉持着装聋作哑的原则,不站队不参与,一心做好工作便是,之前还算是独善其身,后来他家里出了这档子事情,算是体会到了被人嚼舌根的孤立无援。


  “下次再说吧。”石砚北含糊应着,他回头看向认真工作的林蔚成,莫名吃味又不好说什么。


  晚上下班时两人又在休息区汇合,下楼时正巧遇到了项原,从医院到公交站的路上项原一直缠着石砚北问东问西,热情的血族着实让石砚北招架不住,屡次回头看向林蔚成,可对方只是低头刷着手机。


  他伸手掐了林蔚成一把,林蔚成微微皱眉,跟项原说了一句“公交到了”,拉着石砚北上了车。


  石砚北心里不是滋味,说不上来又咽不下,便支着头看向窗外思考着。


  到小区门口时石砚北去便利店买饭团,林蔚成没说什么,默认了今晚靠这些便利食品渡过。


  林蔚成抱着平板在客厅吃饭团,石砚北凑到他身边,他只好迅速把平板上的搞笑视频切屏成医学论文,石砚北没说什么,去林蔚成房间待了一会儿,又安静回了自己卧室。


  手里的饭团难吃极了,林蔚成感觉自己的胃口被石砚北养叼了,他继续看视频,耳边突然响起流水声。


  林蔚成把吃了一半的饭团随手一扔,憋着笑倒在沙发上,辛苦他装模作样一整天。


  还不是为了逗石砚北。


  不过现在还不能松懈,林蔚成火急火燎冲去自己卧室,床上已经被石砚北收拾干净,昨晚上弄脏的床单扔进了脏衣篓,但他没心情多看,径直去卫生间刷牙。


  绿茶味的漱口水涮了半瓶,林蔚成照了照镜子,又沾水糊了一把脸,翻出从来没用过的赠品脸霜,从额头到脖子全抹了一遍。


  折腾完这一套流程,赶在石砚北洗完澡之前,调整好状态靠在沙发继续看论文。


  房间里传来吹风机的声音,林蔚成微微不悦,他还是更想亲自去吹。


  卧室里又安静了好一会儿,林蔚成看得脖子发僵,他打了个哈气,再一睁眼,石砚北已经坐在了身边。


  “你生气了?因为我早上说的话?”石砚北记得林蔚成说过自己脾气很大,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


  也是他不好,嘴巴好像永远不能像身体那般诚实。


  “没有。”林蔚成忍得辛苦,只是用余光偷偷打量石砚北失落内疚的小表情,就足以让他心神不宁。


  他低头给论文翻页,石砚北轻轻拽过平板放在旁边,岔开腿跪坐在他身上。


  没了昨晚在他身上秋后算账,数落他紧张时的傲气,不过无所谓,哪一种样子林蔚成都喜欢。


  毕竟都是他在纵容默许或是故意逗弄。


  林蔚成坐怀不乱,石砚北一手撑在他胸膛,另一边拉起了对方的手。


  被牵引的手掌摸到了熟悉的软囘团,两人对视,平静如水。


  石砚北也不急,只是继续牵着那只手,穿过层层遮挡,闯进幽暗小径。


  伴随着指尖被滑腻腻的液体濡湿,林蔚成双眼微撑,呼吸一窒。


  装生气这招的效果实在太显著了。


————————————————

三连do的第二场😈

林医生每天:老婆太可爱了🤤🤤🤤

评论(29)
热度(41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