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二十六)

一肚子歪心眼血族x高贵拧巴人类

林蔚成x石砚北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

  石砚北不明所以歪了歪头,心里一闪而过的无数念头被极力扼杀,指着破开肚子的玩具熊,没太多惋惜却一阵酸涩。


  “你怎么把它拆了?”


  靠在转椅上发呆的林蔚成把眼神撇开,白花花的墙壁让他眩晕又无力,苍白的上下唇微微分开,他想不痛不痒骂上几句,眼睛越垂越低,没有说出口。


  他的脸上写满了犹疑,丝毫提不起质问的气势,无论要到一个什么结果,他都算不上胜利。


  一上午病患来来往往,被林芃拆除的偷拍设备就放在桌上,偶尔引起血族患者的异样目光,但他们不会问,林蔚成也不想说。


  林蔚成不想碰这块烫手山芋,也想不出下午去接石砚北时要如何面对。


  高大的血族突然看起来那么衰颓,他闭上眼,抬腿踹了一脚桌子,晃落的玩具熊露出肚子里的棉花。


  “石砚北。”他冷声唤着这个名字,“你为什么把有偷拍设备的熊送给我?”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让石砚北本就疲惫的身体骤然枯萎。


  他快步走过去,手忙脚乱捡起地上的玩具熊,又把偷拍设备攥在手里,焦急查看个究竟。


  “我真不知道这熊是谁寄给我的。”石砚北的语气急切又诚恳,双手撑在桌面,俯下身靠近林蔚成,试图用眼神加以佐证,“我当时就和你说了,我不知道这个熊是谁寄给的,肯定是什么心理变态,偷拍些隐私视频发到暗网……”


  “石砚北!”


  林蔚成厉声打断了他的解释,无用且繁冗的话术让他的头涨了起来,不耐烦地揉着眉心。


  “这熊是返血族组织寄的,拍我的视频也是存在了那里。”


  “返血族组织”这个称呼对于林蔚成来说过于陌生,他从来不想参与任何涉及政治或种族的纷争,只想关起门过好自己的日子,却没成想有一天要来和同床共枕的伴侣对质。


  血管里停滞的血液降到了冰点,石砚北好几次欲言又止,高度紧张了好几天的大脑嗡嗡轰鸣,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和那什么……组织没有任何联系。”


  石砚北很想冲过去掰正对方的脸,让两双眼睛对视,他会毫无保留把答案刻进眼眸间的真诚,“林蔚成,我刚开始确实很烦分配的事情,和你拧巴了一段时间,但是我不是那种人啊……。”


  林蔚成的双眼抬起又垂落,他想起林芃说的第二种可能,转过头平淡质问,“你没有看过返血族的网站吗?”


  上一次和韩燃一起吃烧烤是什么时候,一股来自几个月前的寒意蔓延至石砚北的四体百骸,他想起那个秋风乍起的夜晚,他从烧烤摊回去的路上检索出的返血族网站。


  “我是看了,但我只是看看,没有……。”


  此时的林蔚成已经没有耐心听他完整说完任何一句话,他望向那双很多次在他怀里哭泣过的眸子,准备迎接尘埃落定。


  “你还收藏了网站。”


  眼睛里下意识的否认和辩驳被清晰翻涌的记忆洗涤成了绝望。


  回来的路上他有想过很多种方式忘却心头压抑的旧事,千算万算,才明白原来更崩溃的事情能掩盖一切。


  石砚北心中的焦躁泄了火,他长呼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情百口莫辩。


  他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到林蔚成面前,这是支撑他奔波回来的动力,他蹲下身,仰视着面色结霜的林蔚成。


  “我可以解释的,但这件事情确实比较难说,你让我慢慢解释。”


  石砚北想起两人刚在一起时,林蔚成装生气逗他的往事,嘴角挤出试图安抚对方的笑意,“你脾气真的挺大的。”


  这句熟悉的打趣成了压垮林蔚成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


  林蔚成自顾自站起身,一阵风似的走到门前,用力拉开门,“出去。”


  两人一站一蹲,石砚北不想遭受被高高俯视的压迫感,站起身低头去推自己的行李箱。


  他推着行李箱走到门口,每一步都想了又想,在想等林蔚成冷静下来这事该如何翻篇。


  在他们这里没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从开始就是这样,不计较,不多想,一切消磨成床上的情欲,得过且过。


  石砚北站在门口,那双疲惫的眼睛最后看了林蔚成一眼,他想劝对方冷静一下,喉结动了又动,却先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石医生休假回来了啊。”项原离着很远就开始招手,走近才终于被半个身子离开办公室的石砚北注意到,“你不在这几天,林医生一个人可无聊了,到处溜达。”


  石砚北还没调整好情绪客套寒暄,办公室里下意识藏起偷拍设备的林蔚成苦笑着哼了一声。


  石砚北听到了,他转头去寻找林蔚成的表情,却只看见他眉宇间毫不遮掩的厌恶。


  林蔚成认为身边的血族都不错,人类也都是好人,而在这些中,自己是个很好的血族。


  这些话说出来幼稚,刚上警校时的林芃总是嘲讽他缺根弦,试图用种族间的冲突案例证明并不是一切太平,可后来林芃也懒得多说,叼着烟跷着脚,听他信誓旦旦讲自己会和未来分配的人类成为恩爱的伴侣。


  他当然知道刚分配时石砚北的拧巴,听惯了他对自己的恶言恶语,他都一笑而过,只当是心高气傲的人类不喜欢突然改变的生活。


  他能原谅石砚北那么无理取闹在医院会议上大打出手,能包容石砚北对他的敌意和疏远,也愿意在那个雨夜,在石砚北无助时伸出手安慰。


  可他不明白,人类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去找到一个返血族网站,浏览收藏,等待哪一天加以使用。


  林蔚成这些年不想参与复杂的事情,但作为一个血族,他当然清楚是多么极端的血族和人类才会搞出这些事情。


  石砚北没再对他说什么,撑起几分精力和项原寒暄着回了办公室,林蔚成坐在窗前想了很久,久到楼下枯树根的积雪仿佛都薄了一层。


  他想不出一个心安理得的答案,反正已经请了下午的半天假,便收拾东西开车回了家。


  那本该开去机场的方向换成了回家的路,林蔚成把车载音乐换成平时最喜欢的欢快歌曲,抬眼却仍是满目疮痍。


  如果什么都没发生,他现在满心欢喜去接石砚北回家就好了。


  石砚北心里忐忑,但又觉得这确实只是个误会,自己从没想过害林蔚成,先等对方冷静下来就好。


  他浑浑噩噩补了半天班,下了班才敢去敲林蔚成办公室的门,以为回去的路上可以聊开些,直到路过的牧归告诉他林蔚成早就走了。


  石砚北只好拖着行李箱上了公交车,颠簸的车程没有阻挡他的困意,他再惊醒时,已经坐过了一站。


  好在不算太远可以走回去,只是奔波了一天的双腿像是灌了铅,走走停停,到家时天色已是深黑。


  进门时石砚北看到林蔚成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脸色看不出什么异常,他全身的疲惫轻了大半,四仰八叉靠在了沙发上。


  林蔚成无动于衷,连一个余光都不想多给,继续玩着手机。


  “你脾气是真不好。”石砚北尽力撑起平时两人相处时的轻松状态,把严肃的话语拆洗进玩笑中,“我那段时间很拧巴,你也知道的,你不是还听见过我在卧室看那种讲血族家暴的视频。”


  “后来有一次我和韩燃出去吃烧烤,就是你把我摁在那揍了两下之后。”石砚北自说自话,指了指餐厅的吧台,可林蔚成并没有任何理会他的意思。


  “他提起说有些案例血族家暴人类会处理了,我回来路上就在网页上搜了搜,那时候还因为你揍我那两下生气上头,就点开个网站翻了翻,顺手收藏了,但我之后压根忘记这事了。”


  石砚北说得口干舌燥,早上在地铁口急匆匆咽下的那两口面包支撑着他强打起精神,想着快些把这件事情解决。


  他伸出手,只是试探,可林蔚成却先站起身躲开了。


  石砚北强忍着想翻白眼吐槽他“至于吗”的冲动,摊开手笑了笑,让自己没那么尴尬,“这么生气,要不你揍我一顿好了。”


  “行。”


——————————————

没虐没虐👿不要害怕

下一章也不会很虐😈个人感觉下下章比较虐

评论(27)
热度(35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