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二十七)

一肚子歪心眼血族x高贵拧巴人类

林蔚成x石砚北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

  石砚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的手尴尬又无措地揉着颈侧,好像导火线在最接近燃点的温度突然被冰水浇湿,他没想到林蔚成居然真的这么简单就答应了。


  也许真的只是自己多虑了,两人相处这么久,大大小小的冲突不是没有过,最后都不约而同抛到了脑后。


  石砚北站起身,他看着并不打算有所行动的林蔚成,稍作思考,走去卧室准备从床头抽屉找个工具出来。


  毕竟这事刨根问底是他不对在先,他从没见过林蔚成真的生气成这样,还是软着性子哄一哄吧。


  卧室里是晃眼的便是被剪碎肚子扔在床上的玩具熊,石砚北低头愣了好一会儿,犹豫究竟该不该解释一下家里这个是他自己网购买来当做礼物的。


  但现在的林蔚成没心情听。


  藤条被双手托着递到林蔚成面前,他看过去,不是看这破天荒的请罚,只是平淡扫过石砚北干裂的手掌。


  如果能抹一抹护手霜就好了。


  林蔚成接过藤条,他看到石砚北顶着黑眼圈的眼睛亮了一下,格外乖顺地跟在他身后。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真的没有那么生气了。


  脚步在落地窗前停下,窗外是热闹闪烁的灯光,林蔚成用藤条点了点栏杆,无声命令着对方弯腰撑在窗前。


  石砚北脸上闪过一丝抗拒,但还是摆好了姿势。


  


(发不出来)


  林蔚成胸口憋了一团淤气,他垂下眼眸,有被辜负好意的说出来有些幼稚的委屈,更多的是下午在家查看林芃发的反血族网站后的愤怒。


  他在医学院那几年没少为了医学实验在同类血族身上开颅剖膛,可即使这样网站上的内容多看一秒都是触目惊心。


  这不是短视频上道听途说的都市八卦,是真真切切对血族的打压虐待,林蔚成不知道石砚北当初是什么心情去看这些,又看了多少,是否还觉得这只是无关痛痒的小事。


  他彷徨着自己这些年想和分配人类谈恋爱的想法究竟算不算一个笑话。


(发不出来)


  他松开手捂在身后,身子因吃疼和疲倦不太能站直,很是狼狈和没面子。


  “太疼了。”石砚北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不去看林蔚成的表情。


  他现在真的很想快点解决,然后洗个热水澡睡到昏天黑地。


  石砚北的心沉了又沉,想起自己和林蔚成在一起这么久,他从没服过软,抛下面子做过什么,之前那些羞于开口的事情也就半推半就,引得林蔚成先按耐不住。


  “血族打人真的很疼。”石砚北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真诚,有板有眼学着见过的撒娇服软的样式,“不打了好吗?我这两天很累咱们……。”


  林蔚成像是他见惯的那些冷漠血族一样,置若罔闻,推着他的行李箱放到了门口,“出去。”


  “林蔚成。”石砚北被无端噎住,喉咙里卡着一口气,咽不下也出不来,卡住了说了一半的软话,硬声唤着,“林蔚成,这个事情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你还想听写什么?”


  林蔚成的眼神又沉了几分,对他稍稍硬气起来的态度报以冷笑,像丢垃圾般把手里的行李箱往外一推,“刚才说了,手松开就免谈,我不信再疼你这么大一个人五下都能崩溃。”


  “你真的想谈吗?还是随便什么都好,就想着快点把我应付过去?”


  石砚北猛地抬头,被戳破的心思炸了粉碎,眉宇间满是烦躁和不甘心的气愤。


  “你没完了是吗?这点事你至于吗?”


  这句话的余音久久未散,石砚北掐了一把拧成一团的眉心,懊悔自己不该没忍住脾气。


  “你……林蔚成你也冷静一下吧,这点事等过些天你不这样了,咱们再聊。”石砚北逃避似的站到了玄关处的行李箱旁,只差几句距离便能逃离他预感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他听到林蔚成重重哼了一声,“石砚北,我太惯着你了吧。”


  每一个字都好似心头颤抖的巨大轰鸣,“除了我,你出了这个门,有谁看得起你吗?”


  林蔚成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他亲眼见过和听过其他人对石砚北的冷嘲热讽,也最清楚石砚北极强的自尊心怕的就是这些,他发自内心全然不在意,也掏出全部爱意希望自己能补齐石砚北所缺失的。


  他气愤于自己当初无所保留的善意被石砚北熟视无睹,甚至以不知道什么感受去翻看返血族网站,他觉得这不算误会,石砚北不需要解释。


  石砚北就该做出些行为去补偿,可显然石砚北只是想使性子般催他、逼他把这事掀过去。


  石砚北的脸色肉眼可见变得煞白,他抿住唇,因疲惫而微塌的身体逞强般挺直。


  从他分配来的那天算起,几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足够他此时此刻被滔天情绪淹没。


  他突然笑了,笑声突兀回荡在温度极低的房间,可很快便收敛成一张满是不屑的苦脸,狠狠刺了回去。


  “你搞清楚一点,咱俩有什么关系?我拿你当按摩棒才想着哄哄你别生气,要不然我才不在乎一个血族,我就关注反血族网站了能怎么样?我巴不得血族都死光。”


  屋子里的寒气顺着脊背一节节攀升,两人同时陷入浩荡沉默。


  两人的喉结同时发颤,争先恐后想说些什么,模糊字眼碰撞在半空,碎了一地后继续沉默。


  “你才是。”林蔚成的声音很小,已经听不出刚才的冷漠和愤怒,他缓慢扬起音调,最狠的话却没有一点气势,“政府搞的分配政策,不就是让人类来给血族当血包和泄欲工具吗?真以为在谈恋爱啊?”


  石砚北苦笑了一声,被蹂躏的自尊心报复性填充着五脏六腑。


  他鼓掌似的拍了拍行李箱把手,“咱们最多算个炮友吧?谈什么恋爱?你除了想上床脑袋里还有什么?你问过我以前的生活吗?问过我那天去探监我爸说了什么吗……”


  没有温度的呵斥打断了石砚北一句接一句的质问,“你自己不说,指望着我扒开你脑袋找吗?”


  一根刺扎进了石砚北的喉咙,他站在门口进退不得,过了好久,他又听到林蔚成那微微颤抖的声音。


  “所以啊,你又有问过我吗?一边享受着我无条件对你好,一边在网上看反血族网站看虐待血族的新闻,当炮友你都不配。”


  石砚北懊恼着自己太浅的眼窝,竟然被一字一字说到发酸,他仰起头,差一点落下眼眶里的泪水,咬碎牙硬是咽了回去。


  “行,反正都成年了,就当一夜情了,也就别为对方生气谈什么原谅不原谅了。”


  石砚北头也不回,离开了自己人生中短暂旅居了四个月的家。

————————————————

毛毛雨啦😈个人感觉虐的在明天那章

彩蛋是石砚北走后林医生去干啥了😈还能干啥当然是被林芃和方乐允逗哭了😈

评论(40)
热度(340)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