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好家伙

很久不更文了

更了一篇之后热度像在开玩笑🙏

写文不快乐更文也不快乐了

不会在老福特写过脑子的东西了

写八千字还不如直接发个梗

一百条评论八十多都是表情,和单机写文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一发完】绿孔雀的春天

吕颂x白与望

“心机”绿孔雀x“乖巧”小白兔

全文8k+


【两个人躲在同一片森林里,痴情却屡屡不敢大胆尝试的猎豹,甘愿被兔子领进铺满了珍贵草料的陷阱。】


——————————————————

  “看见了吗。”吕颂咬着冰拿铁上的纸吸管,嘟囔着指向窗外,“那个,长得白白净净,穿黑T恤的那个就是我的目标。”


  旁边的丘治敷衍地抬头瞅了一眼,咖啡馆的落地窗外来来往往着不少人,他自然也没看清吕颂说的是谁。


  身边叽叽喳喳的声音突然静了下来,丘治再抬起头,只剩下刚刚关上的店门,和揣着咖啡一路小跑过去的吕颂。


  丘治骂了一句“鬼迷心窍”,翘着二郎腿继续低头玩着游戏...

这个月更篇数

我好牛bushi

6 90

【番外】七夕到底怎么过

叶总和小齐到底该如何过七夕这件事

没拍,七夕图个乐


  其实过不过节不至于,重要的是找个时机表示爱意。


  这句话是温如嵩讲的,在公司七夕的闲聊会上。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齐逾明正低头玩着手机,没看到叶凌宇望过来的眼神。


  转眼到了下班时间,曲修自然是乐颠颠过来接温如嵩下班,温如嵩坐在冷气十足的办公区揣着毛毯听曲修眉飞色舞讲着今晚的计划,旁边的员工已经见怪不怪,偶尔会过来打趣两句。


  至于齐逾明,他下午忙完工作之后就没见过叶凌宇,虽然平时他们之间不像温如嵩那么黏腻,但齐逾明靠在办公区望着不远处吵吵闹闹的二人,还是拍了拍自己的脑壳。


  今天可是七夕,叶......

  一个突然想到的梗。


  大概就是攻受在一起之后同居,两人偶然捡了一直小奶猫,带回家准备养起来。


  攻让受给小猫起个名字,受是那种平时很清冷孤傲的那种,想了想说就叫“小乖”吧。


  但时间长了攻慢慢发现在家里受并不会叫小猫这个名字,反而是攻每天追着巴掌大又上蹿下跳的“小乖”跑来跑去,攻开始想是不是受并不喜欢小猫,便开始留心这个事情。


  最后发现受是因为从小很羡慕别人会被叫“小乖”,长大之后又感觉这个想法太幼稚太可笑,而且也并不相信有什么真的可以去治愈过去。


  但受还是会给捡来的小猫取名叫“小乖”,会听着攻一遍遍叫出这两个字而开心,会在没人的时候捏着小奶猫讲......

【一发完番外】过生日的一天

曲修x温如嵩

5.5k+   穿女仆装给搞笑攻过生日的一天

没啥拍,只有两人酿酿酱酱


修哥生日设定就是今天,狮子座适合这种大傻狗x


————————————————

  在办公室门口徘徊了三四次的温如嵩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敲开了叶凌宇办公室的门。


  和齐逾明对坐在办公桌前闲聊的叶凌宇仰起头冲人浅笑着,把和齐逾明看了一半的手机视频扣在桌子上,“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对面的齐逾明暗暗翻了个白眼,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把看了一半的测评视频退了出去,又瞪了一眼在叶凌宇眼里永远单纯且脸皮薄的温如嵩。


  “有屁快放。”


  “我今...

修哥直接好家伙

修哥表示只要自己连夜改个年龄,这内容就是他写的x

顺便插一句,今晚更文给修哥过生日

俱乐部这个文貌似是我写过最满意的一篇

是那种我现在回过头去看居然把自己看得还挺感动那种x(我之前的文写完再看只会感觉自己很傻逼)

还想写俱乐部的番外不过没啥梗估计也就写写腻腻歪歪的日常甜饼

有什么想看的梗(具体一丢丢那种)可以全砸给我

许个愿,争取下周四过生日那天能双更🙏🙏🙏

还写了一个年下养成的新短篇磨磨唧唧下周一定一次性更完

【番外】一起作死这件事情(完)

曲修x温如嵩

叶凌宇x齐逾明

🍑、车轮


——————————————————


……

  虽然温如嵩从不是会和别人分享这种私密情事的人,但他真的很想给曲修立个里程碑,记录曲修在情事上的突飞猛进。

……


——————————————————

回礼隐藏结局是曲修到公司找老婆和齐逾明斗嘴的后续

感觉小齐这个嘴回去能挨顿狠拍x


好了这个番外也结束了

填了正文里最后一点伏笔

还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点梗


【番外】一起作死这件事情(六)

曲修x温如嵩

叶凌宇x齐逾明

🍑、前挡风玻璃


————————————————

  “还是先说正经的吧。”


  曲修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躁动的情绪先缓和下来,他望着温如嵩不自在而躲闪的眼神,用手轻轻捏了捏爱人的脸。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温如嵩摇了摇头,低下头把脸贴在曲修掌心,“前几天……我晚上说临时有事要去公司那次,是齐逾明喝多了让我去接他,我和他在会所那边看见吴冠言了,昨天中午的时候又看见吴冠言带着他妻子,我没忍住,冲过去和他理论了几句,齐逾明当时也在,这些事情瞒着你,确实是我不对。”


  曲修小幅度皱了皱眉,他比较着吴冠言和齐逾明哪个更能让温如嵩感到...

 
1 / 58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