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番外】一起作死这件事情(二)

曲修x温如嵩

叶凌宇x齐逾明


两对都会有拍,想先看哪一对可以评论说一下


——————————————————

  附近的水乡是这两年兴起的旅游小镇,虽然充斥着不可避免的商业套路,但依山傍水,盛夏过来消暑也算做一件乐事。


  民宿外面露台的一排椅子并不多,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会在这里休息,带着墨镜的齐逾明把腿搭在旁边的椅子上,又伸过胳膊把行李扔到旁边两个椅子上。


  齐逾明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多么高尚的人,他做过的事情决定着他成为不了温如嵩那样有着极高道德约束的人,可偏偏这么多年,他面对温如嵩还是有些不自在。


  不是那种得不到原谅的愧疚,而是大家都知道事情过去了这么...

如何让渣攻心动三次(二)

纯渣攻x傲骨受

颜宇x岳侨岩

狠拍预警🌟


————————————————

  “可以……让我缓一会儿吗?”


  岳侨岩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开始颤抖,他害怕自己的请求不够得到颜宇的同意,哑着嗓子用听不真切的声音继续恳求着,“真的疼……”


后面


————————————————

回礼彩蛋是颜宇录得那些和岳侨岩实践视频都怎么处理了


【番外】一起作死这件事情(一)

真·腹白攻x假·冷淡受

曲修x温如嵩


不算长的番外,这周应该能写完,温仔和小齐非常难得一起去作死x

两对都会拍🌟

————————————————

  “诶行,好,我马上就回去了,别担心,有我在你还不放心吗?”


  齐逾明一连串官方套话挂了电话,他抬脚踢开路灯下的石子,走到路边车的副驾驶前,敲了敲窗户示意里面的人给自己开锁。


  逼仄的汽车空间随着齐逾明的加入荡开淡淡的酒气,温如嵩有些不适地把头扭到一旁,齐逾明捏了捏鼻梁懒散地靠在椅背上,抬手摁下了车窗通风。


  两人谁也没说话,温如嵩刚在家吃完晚饭,收到齐逾明的消息,客客气气地问有...

如何让渣攻心动三次(一)

纯渣攻x傲骨受

颜宇x岳侨岩


攻前期是真的渣,没有任何隐情的渣

注意避雷,不避雷骂渣攻也没事

———————————————— 

    “陆先生,如果您今天临时有事情,可以下周末再约,这次的酒店钱算我名下。”


  岳侨岩坐在酒店的沙发上,他从口袋里拿出另一个手机查看着工作群的消息,随后靠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叹了口气。


  他浪费了一上午的时候来到城市郊区的偏僻酒店约实践,刚开好房间就收到了被鸽的消息。


  领口的布料有点紧,岳侨岩伸手轻轻拉扯着上衣,手指有意触碰在脖颈的项圈上,皮革的顺滑感容易让人上瘾,岳侨岩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脖颈,他...

如何让渣攻心动三次【文案】

纯渣攻x傲骨受

颜宇x岳侨岩

非主流火葬场


就是很想看 分手后宁愿自己玩自己让渣攻眼巴巴看着就是不肯原谅的傲气崽

还很想看  分手后下意识听从了渣攻某个指令或称呼后甩自己一巴掌转身就走的纠结崽

应该会很狗血

不过脑子产物


开新坑了

今晚应该会浅浅更一章


好久没更文了

这周末几天应该会更一个新番外

不知道能写多少如果都写完了就直接一发完

最近海棠看多了满脑子只有颜色

写点清水平衡平衡x

又一次感慨

为什么我写的儿子们一个比一个闹腾,一个比一个脆

然后我自己去实践破皮都不躲不闹

挨完打腿都哆嗦直接去看电影

行吧我只是脸皮薄x

我怕真把那个姐姐吓到去报警x


呜呜呜呜你们真丢人我没你们这样的儿子

就不能向我学习学习吗


[图片]


实践repo

好了来写一个简略的实践repo,不知道过两天会不会写详细的

我:

实践前:我是重度,别吓到你

实践中:🌿(一种植物)老子这辈子没这么疼过

实践后:我还可以回锅🥺


另一个姐姐:

实践前:消毒好累

实践中:打人好累

实践后:打太狠了我得报警

任的故事

春树暮云:

  任四十从出生开始就和其他的任不太一样。



  至于哪里不一样,任四十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很小的时候在爷爷任五的生日宴上,看着父亲任六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捻灭手中的香烟,痛骂着山区那边水深火热的炼狱生活时,他问了一个问题。



  他问,这里有任去过山区吗?



  原本因为难得的丰盛菜肴而热闹的任们安静了下来,大家互相望着,也望着任四十,最后还是这里最德高望重的爷爷咳嗽了两声,把他很多年前讲给儿子们的那些话又翻了出来。



  那是整个任区耳熟能详的故事。



  这里的任早已经忘了......

1 120
 
3 / 58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