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暗恋十年的人天天要揍我(七)

温润腹黑也偶尔暴躁攻x隐忍自卑却倔强要强受


点赞数和收到的粮票惊到我了,受宠若惊。前排表白每个送粮票和点赞的小可爱。

看在这章这么甜的份儿上,点赞过一百五日更。


3.6k+更新🌟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同居任务和确认长期关系任务达成🌟

不出意外下一章就能拍上了。

对于酒桌文化最近也看了不少视频和文章,在这方面我和叶梧的想法是一样的,这些事情无关于他人的理解和回报,只是单纯的想对自己世界观里不正确的事情站出来说不。

也许我们终有一天会随波,会市侩,会在每件事情之前先权衡利弊,但在现在我仍想多当一天孤勇的少年。


回礼是个小剧场,算是后面最虐一段的伏笔。

欢迎来我的读者群玩:894426397


————————————————————

叶梧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周日的下午。


他睁开眼,迎接他的是似要炸裂般的头疼,他紧闭着眼没有闻到消毒水的气味,缓缓挣开双眼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自己正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他挣扎坐起身子,想从房间里找到些关于房间主人的蛛丝马迹,可房间出奇的简洁,放眼望去只有床头柜突兀地放着一碗尚有余温的粥。


“醒了?”谢云舒从门缝看到他坐了起来,推门大步上前递给他一杯温水,“这是我家,从医院回来之后楚阔和楚远就把你扔我这了。”


医院?叶梧只觉得脑袋晕晕沉沉,模糊的记忆里他还在凌晨的冷风里拼命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楚远身上,自己穿着单薄的衬衫在山脚下的公交站牌吐个不停。


谢云舒轻叹了一口气,坐到床边又端过盛好的粥,试了试温度刚刚好,把勺子递给叶梧,嗔笑道:“先喝点稀粥吧,你有点胃出血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昨晚上的事情我都了解了,坦白来说如果你和我是长期实践关系的话,我会把你打得一个星期不能好好坐着。”


这句话的信息量实在太大,叶梧握着勺子的手顿了顿,尚未完全清醒的大脑慢慢消化着他的话,其实他很想问谢云舒所说的长期关系是什么,但他斟酌再三后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也觉得我做的不对?”


两双眼睛对视,叶梧的眼里平静如水不起波澜,可谢云舒读出了他深藏在眼底的一份期待。


他在等待被人肯定,肯定他无法忍受同行女同事被人揩油而与领导争执,肯定他替已有醉意的人挡酒,肯定他站在强权者对立面的一腔孤勇。


“没有说你做的不对的意思,大家都是讨生活的打工人,黎萌和赵归洵她们作为女员工面对上司的一些无理要求往往更加被动,这些其实大家都明白却又惧怕于权利不敢站出来。”谢云舒轻柔又快速的解释着,“你敢站出来替赵归洵解围替其他女员工挡酒,又把矛盾引到自己身上让何之欢那畜生往你一个人身上灌酒,这些都是正确的。”


叶梧强装镇静的垂头小口喝着粥,可举着勺子的手悬在嘴边愣了许久。


昨晚上的一幕幕在他眼前走马灯似的掠过,办公室最小的女孩赵归洵面对何之欢抢楼时孤立无助的可怜,夏淼摁着黎萌杯子给她灌酒时的凶狠,这一切他无法做到熟视无睹。


叶梧始终相信如果有机会,每个人都是会对弱势者伸出援手,他只是碰巧第一个站出来而已。


“所以我没有错,对吧?”叶梧抬起头,眼神坚定,缓缓开口。


昨天晚上他听到了太多的嘲讽,看到了太多人的冷漠,即使最后何之欢薅着他头发继续强迫他把杯里的酒喝净,也再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说一句话。


哪怕是最后楚远红着眼扶着他下山想送他离开,也还是责备他不听劝告还敢招惹何之欢那些人。


谢云舒望着他,往前挪过去几分离他更近一下,一字一顿地告诉他:“对,你没有做错什么。”


“但我想说的是,其实你可以选择一个帮助其他人的同时也避免或减轻对自己伤害的方法。”谢云舒伸手抚上他的脸,眼神里波光流动,“比如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你可以给我打电话让我赶过去,或者直接以我的名义唬住他们。”


“你我也许暂时都无法改变这些错误的规则,但如果你愿意站出来去保护其他人,那我同样愿意站出来,在保护其他人的同时也保护你。”


二人相视而笑。


“谢总。”叶梧躲闪开目光,轻声开口,“我果然,看对了人。”





当晚叶梧继续留在了谢云舒家里休息,转眼第二天周一,谢云舒又特意给他批了假,让他留在家里再休息一天。叶梧自然是觉得没必要,但最终拗不过谢云舒的坚持,留在了他家。


中午的时候他吃过外卖,无聊得在客厅里开始闲逛,他看到电视柜旁边展架上的佳能相机,走过去拿在手里掂量,突然想起这就是谢云舒大学时总拿着的那台相机,倍感亲切。


“你懂相机吗?”谢云舒放心不下他,中午在食堂吃过饭又开车赶了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叶梧正举着自己的相机发呆。


叶梧似乎想到了什么,犹豫片刻后摇了摇头,小声道:“这东西太贵了,我也就看看得了。”


谢云舒看出了他眼神里的失落,又想起听楚远说起叶梧到现在还借住在他导师的职工宿舍,心里暗暗设想出了无数种关于他的悲惨过往,又惹得一阵心疼。


“你要不然就搬到我这来住吧,别在你导师那挤着了。”谢云舒轻柔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不容置疑的坚定,“我这三居室的房子也没啥生气,你过来的话我只收你一半房租怎么样?”


客厅里二人沉默了许久,就在谢云舒已经要为自己冒昧的邀请而道歉时,叶梧转过头望向他,平静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您之前,也都是这么邀请别人到您家来住的吗?”


谢云舒被这问题问的有些懵,茫茫然开口回答道:“当然不是啊,除了楚阔我从没叫其他人来我家住过,你放心你这两天睡得屋子里面的东西都是新的,没人用过。”


叶梧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眼神复杂的把手里的相机放回了原处,转身准备收拾餐桌上的外卖餐盒。


“叶梧,希望你不要觉得我过于冒昧和轻浮,我只是感觉咱俩真的挺投缘的。”谢云舒慌忙叫住了他,“你高一刚入学的时候咱俩就碰过面,之后这十来年从中学到大学咱俩一直在同一个学校也没再遇到过,结果碰巧咱俩约了实践,你又成了我的秘书。坦白来讲我觉得如果咱俩高中就认识的话,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这话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叶梧收拾餐盒的手极力压抑着颤抖,他喉结上下微动,心底激起了千层浪。


他不知是该为这句“投缘”而感到庆幸,还是为“朋友”二字而感到叹惋。


可事到如今就算是朋友,他也甘心了。


“好,我今天就搬过来。”




于是谢云舒乐乐呵呵得请了一下午假,开车带着叶梧去搬行李。车开进青城大学的校园,他心情大好地给叶梧讲着自己当初大学时候的窘事,可叶梧始终有心事般的望着窗外一言不发。


叶梧的行李很少,从收拾好到搬回谢云舒家一共没用没长时间,俩人整理好发现才刚刚五点多,也没有什么食欲,干脆直接窝在沙发看起了电影。


“谢总。”叶梧轻声叫他,却被人抬手冲后脑勺轻扇了一巴掌。


“以后除了在公司当着外人面叫我谢总,其他时间你想叫什么叫什么。”


叶梧下意识揉了揉头,谢云舒以为是自己下手重了,赶忙一手拽过他靠近自己,另一手帮他揉着。


这两天发生的一切似乎太过于顺利,顺利到让叶梧感到不够真切,他以一个外人的身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住进了谢云舒的家,他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心安理得的去接受。


他想让自己拥有一个身份,拥有一个可以让他感到真切感和安全感的身份,而不只是谢云舒口中界限模糊的“投缘”。


“哥。”叶梧改了口,他跪坐在沙发上,顺着人的手劲往前贴近了些许,说出了自己思考斟酌一下午之后的问题,“你昨天说的那个长期实践关系,你看我可以吗?”


谢云舒看着他又一次羞红的脸,越发对眼前的人感到心动,他故意使坏拍了拍人身后的两团,轻笑道:“那你可想好了,我下手黑还不会哄人。”


叶梧的脸羞得通红,他一贯不喜欢将这些话说得太过直接,只好无声的点了点头。


谢云舒望着他,脑海里不禁在想他脸皮这么薄、这么爱脸红的一个人,是怎么在酒桌上面对何之欢那群老油条的讥讽而面不改色,又是怎么自己一个人在厕所吐到胃出血也不肯告诉别人。


想到这些,谢云舒的整颗心恨不能化成一汪池水,浇灌进他的血液,滋养出连绵新芽去温暖他那颗尚未被人窥探到的心。


从邀请他搬到自己家里来那一刻开始,谢云舒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去慢慢了解他。


他以为来日方长,可没成想先迈出一步的却是叶梧。


“那你还记得我昨天是怎么的说的吗?”谢云舒柔声问道。


“你说如果我和你是长期关系的话……”叶梧顿了顿,耳尖也染了红,身后下意识紧绷起来,“会把我打得一个星期不能好好坐着。”


“那你明白我到底是为什么要罚你吗?”谢云舒有意问这话,即是想逗逗他,也是想看看自己昨天讲的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叶梧一心只求这样羞人的问话能快点结束,他瞪着一双眼与人对视,睫毛扑闪扑闪,小声却又清晰的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因为我这么做而罚我,你罚我只是因为我解决问题的方式不够周全会伤害自己。”


话音刚落,叶梧就觉得身子一沉,谢云舒抬手把他拉进了自己怀里。


温暖的怀抱里,两颗狂跳的心紧紧靠近,叶梧瞪大了眼睛不知该说些什么,谢云舒同样被自己的一时冲动而震惊,他怕叶梧不满赶忙松开手,可怀里的人却迟迟不肯离开。


安静的房间里,墙上的怀旧钟指针滴答作响,两人各怀心事,却不约而同的在向对方靠近。


“还有一点你没说出来,那就是如果你无法周全解决的麻烦,可以告诉我,而不是你一个人扛着。”谢云舒一字一顿道,“我会信任和帮助你,希望你也是,可以吗?”


叶梧坐直了身子把头扭到一边,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颤抖着开口:“好。”


谢云舒自然是察觉出了他的情绪,半开着玩笑道:“好了别害怕了,这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下次再犯同样的事加倍还回来就好了。”


当晚叶梧躺在床上,细细思量着白天谢云舒和他说的每一句话,直到凌晨都不愿入睡。仿佛一切都有始有终,他情愿就停留在这里,只贪婪这片刻柔情就好,不再多奢求半分。


当然如果没有半个月后谢云舒第一次冲他发火就更好了。



评论(110)
热度(2474)
  1. 共4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