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番外】七夕到底怎么过

叶总和小齐到底该如何过七夕这件事

没拍,七夕图个乐


  其实过不过节不至于,重要的是找个时机表示爱意。


  这句话是温如嵩讲的,在公司七夕的闲聊会上。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齐逾明正低头玩着手机,没看到叶凌宇望过来的眼神。


  转眼到了下班时间,曲修自然是乐颠颠过来接温如嵩下班,温如嵩坐在冷气十足的办公区揣着毛毯听曲修眉飞色舞讲着今晚的计划,旁边的员工已经见怪不怪,偶尔会过来打趣两句。


  至于齐逾明,他下午忙完工作之后就没见过叶凌宇,虽然平时他们之间不像温如嵩那么黏腻,但齐逾明靠在办公区望着不远处吵吵闹闹的二人,还是拍了拍自己的脑壳。


  今天可是七夕,叶凌宇又一声不吭跑走,齐逾明感觉自己着实应该摆出一点生气的姿态。


  不过这个想法等到在楼下看见开车来接他的叶凌宇时就没有了,齐逾明坐进车里,眼神不自觉往后瞥了瞥,空荡荡的后排戳破了他的那点心思,像是刚升空的气球变成碎片散落的一地。


  齐逾明把车座椅往后调了调,枕着手臂闭上眼开始哼着车载音响里英文歌,顺便腹诽着叶凌宇怎么还是没什么长进。


  远处刚下楼的温如嵩看见叶凌宇的车开走,低着头抿嘴笑了笑,这点小动作自然逃不过曲修的眼睛,“笑什么呢?”


  “没什么大事。”温如嵩并不介意和曲修分享自己身边的事情,“就是今天中午叶凌宇问我,让我帮他想想过七夕给齐逾明准备点什么。”


  虽然曲修心里默默把十大酷刑替齐逾明背了一遍,但还是捏了捏自己爱人的手,“温仔你怎么说的?”


  


  回到家的齐逾明指了指门口巨大的一捧玫瑰花,“买花的主意是不是温如嵩给你出的?俗不俗气?”


  但叶凌宇今天并不介意齐逾明暂时的嘴欠,他缓缓走近,两人接吻时鼻梁上的眼镜若有若无般擦过齐逾明的脸。


  “我今天知道了一个事情,很小很小的一个事情。”


  齐逾明的后背靠在木质的墙上,他微微偏过头,他的脸颊再一次和叶凌宇的镜框相接,然后听着叶凌宇继续说道,“你以前是不是和温如嵩说,想让我叫你齐宝?”


  齐逾明原地对天起誓,他再也不会过任何节日了。


  虽然很想叫骂一句温如嵩的造谣诽谤,但齐逾明的眼神瞥见餐厅里布置好的餐桌,还是不得不感慨谈恋爱真的会让人变幼稚。


  叶凌宇如此,他也不例外。


  齐逾明伸出手,他轻轻握住叶凌宇,放在自己的左臂上,然后抬起头和叶凌宇深深对视。


  “摸到我一身鸡皮疙瘩了吗?”


  叶凌宇眯了眯眼,突然发力把齐逾明的手臂向上拷住,齐逾明没忍住笑了一声,顺着他的力气被死死钉在墙上。


  “好久没玩绳子了。”


  不过还是这个节奏的恋爱最适合他俩。


  


  

评论(90)
热度(914)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