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三十)

一肚子歪心眼血族x高贵拧巴人类

林蔚成x石砚北

完结撒花🎉先赞后看

————————————————

  石砚北来到一楼时,围观群众已经开始被警察疏散。


  他逆着人群往里面走,和火急火燎往外冲的韩燃装了个满怀。


  “别过去了。”韩燃捏住他的肩膀,两人被人群推着往外疏散,“已经没什么了。”


  石砚北还处于发懵的状态,甚至没来得及接受一句无情的死亡通知,耳边嘈杂的议论也让他分辨不出虚实。


  他回头张望,看到一队警察服装的血族正站在采血室门口和医院领导大声呵斥什么,靠在墙边打电话的人隐约像是林芃。


  “林蔚成具体是哪天需要血?”韩燃突然顿下脚步,脸色惨白看向石砚北,“你俩分手了是吧?所以你这个月没抽血是吗?”


  石砚北手臂上的刀口隐隐作痒,他茫然摇了摇头,各种不好的猜想已经盘踞在心头,他正要开口询问,被韩燃猛拽手臂往采血室拉。


  “你先跟我说发生什么了!”


  石砚北一巴掌拍在韩燃手背,被生拉硬拽裂开新生伤疤的刀口疼了一下。


  “项原死了。”韩燃又重复了一遍,面对面的语气听起来更加低落,“他新分配的对象是采血室的江郃,他上午来采血,正好我也来这边找人,他对象给他采血罐,他咽下之后没多久就死了。”


  一脸不可置信的石砚北失了声,没听懂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而且……刚才血族那边的警察说江郃给项原的,是反血族组织给的新药,还不稳定。”


  这段记忆对韩燃来说过于冲击,缓了好一阵才给石砚北解释,“所以项原死之前有返祖现象。”


  “在采血室把江郃咬死了。”


  石砚北大脑宕机,所有话最后归结为一个写满疑问的“啊”。


  他之前理解的反血族行为只是向往自由的人不愿意被分配政策束缚,或是真的被血族不公平对待的人,耍些无关痛痒的小聪明或积极取证维护自己的权利。


  他一个从小只是害怕被分配强制接受不喜欢的事物,上学时候连血族医学通识都懒得选修的人,压根更不会去关注什么人类和血族之间真正的暗流涌动。


  逐渐冷静的大脑“咔嚓咔嚓”笨拙运转着,卡在一个熟悉的字眼。


  “你刚才说他对象叫江郃?”


  石砚北想起很早之前,他和林蔚成还没确定关系前,在采血室的不愉快经历,当时他以为是故意刁难他的化验员,他出门时留意了一眼名字,正是江郃。


  一场冰雨从头到脚将石砚北浇透,他想起昨天林蔚成拒绝他的饭菜,让项原转告他自己会去采血室取备用血,而采血室却是之前便对他有所觊觎的江郃。


  石砚北喉结上下颤了颤,却也没发出任何声音,他已经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来得及伤感,是否还有机说出这一切。


  一楼围观的群众已经散得差不多,牧归带着几个后勤的血族收到通知正好路过,石砚北抬头匆匆扫了一眼,又转头看向采血室门口焦虑踱步的林芃。


  他把身上的大褂脱下来扔给韩燃,跑出了医院。


  医院门口总会有等待接出院病人的出租车,他随便跳上一辆,报出了林蔚成家的地址。


  这个他曾经往返了几个月的地方,如今哪怕浑身因畏惧而发抖着,也能本能般顺着熟悉路线,跌跌撞撞跑到家门口。


  他手忙脚乱翻出钥匙,林蔚成家的钥匙他一直贴身带着,和自己的放在一起。


  钥匙即将伸进锁孔时,他猛然从一路狂奔中惊醒,想起林蔚成说已经换了锁。


  可现在已经来不及去伤感什么,石砚北一边飞速思考着该如何找到最快的开锁公司,一边抱着试试看能不能撬开的心态把钥匙插了进去。


  钥匙转了一圈,门开了。


  屋子里的一切还和他走之前没有变化,他环顾客厅,甚至在沙发上看到了那根藤条。


  他心头绞痛,眼眶差一点酸出眼泪,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居然会这样永远停在一段不明不白的争吵中。


  他又快步走进卧室,一切焦急在看到躺在床上没有动静的林蔚成时消散了。


  石砚北不敢就这样走进卧室,他害怕自己不再有力气面对第二次,转身去厨房找了一把水果刀,拎在手里才敢一步步挪进卧室。


  厨房里很乱,水池里还跑着不知道已经多久的锅碗瓢盆,石砚北面朝窗户坐到床边,酸酸涩涩吐槽道:“你再自己过几天,这厨房都长毛了。”


  他转头去看一动不动的林蔚成,脸色是不自然的煞白,他想着自己也许应该先报警,转过身却先落下泪来。


  他想过千遍万遍两人的未来,是和好如初还是老死不相往来,没日没夜的想,却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个样子。


  没有告别,没有结果,这场争吵永远得不到心安理得的答复,阴差阳错的分配注定无法善始善终。


  两人过去相处的一点一滴填满了整颗心脏,开心的、美好的如今却更显痛苦,石砚北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滑落,打湿了袖口。


  他不知道该从哪一步懊悔,这个问题永远不会再有答案。


  他深吸了一口气,卷起袖子,用水果刀挑开了手臂上还未彻底生长好的伤口。


  这一刀比昨天划的更深,鲜血涌出来,和手臂上的泪水混在一起。


  石砚北挪过身子,血聚在掌心,捧出一汪血红,伸到林蔚成嘴边。


  被血腥味刺醒的林蔚成慢悠悠睁开眼,耳边是小猫叫声似的哭泣声,他瞪大了眼,看着又哭又割腕喂他血的石砚北。


  “你干什么!”林蔚成一边抹了脸上的血,一边瞥着床头钟表的时间,震惊自己睡了一上午究竟发生了什么。


  石砚北一下子懵了,止住了没面子的哭声,眼里的泪水却没有因为林蔚成的惊醒而止住,反而因这虚惊一场哭得更凶。


  “我他妈以为你死了。”


  林蔚成从床上坐起来,他拍了拍脑袋确定自己没出现幻觉,开口都不自信起来,“我……睡觉呢。”


  这句话噎得石砚北眼泪都顿住了。


  他侧过身不再看林蔚成,自己整理着复杂的心情。


  感觉自己与世界脱节的林蔚成抓起手机,迎接他的又是林芃的狂轰滥炸。


  他匆匆看完了林芃发给他的几十条消息,大概清楚了来龙去脉。


  石砚北手臂上的血还在淌,林蔚成身体还有些虚弱,前倾过去想抓住。


  石砚北倏地站起来,手臂上的血和眼眶里的泪水一起流着,滴答滴答一起滴落在地板。


  “你不是说你换锁了吗?”石砚北分不清手臂和胸口哪个更疼,他不敢看林蔚成,狼狈又嘴硬质问道。


  林蔚成身子发虚,又刚收到林芃发来的消息消化完震惊,更是没力气起身抱一抱哭惨的石砚北。


  他依然改不掉孩子气的性子,略带笑意反问回去:“你不是说你巴不得血族都死光吗?”


  石砚北愣住了,他不敢面对林蔚成再次提起两人争吵时的狠话,身子一抖,手里的水果刀掉在了地上。


  林蔚成自觉似乎逗得太狠了,掀开被子腾出离自己最近的位置,拍了拍身侧,却也不是说出直白的邀请。


  “我刚听林芃说了医院的事情,我这两天都没去采血室拿备用血。”


  “我昨天偷偷把你送来的番茄蛋汤灌进保温杯带回家了。”


  尽管自己找的不着调军师让他直接退回去演一把欲擒故纵,逼着石砚北认清这段情感后不再矜持伪装,跑来找他大发一通脾气,但林蔚成瞅着那些早就吃顺口的美味佳肴,又心心念念着石砚北一大早给他送饭,自然不肯真的狠心原路退回。


  被安抚了情绪的石砚北坐回他身侧,伤口的血已经流干,鲜红的刀口在白皙的手臂上格外扎眼,稍稍用力仍会渗出血来。


  两人又像这段时间无数次一样,沉默无声,千百遍演算着下一步想说的话。


  “我当时看反血族网站,不是江郃这样的态度,我从小到大只是担心害怕被对方控制和束缚,可我从没有想过要去害无辜的血族或人,我也更没成想居然真的会发生这种事情。”


  被吓狠了的石砚北一句一句说得很慢,他坦然面对自己当初倔强拧巴时做过的事情,剖开心扉双手捧到林蔚成面前。


  他总是害怕被折辱,被看不起,敏感又脆弱的自尊心催生出逆反和拧巴,他在一段关系中总是自以为是自己应该占据主导,在当初收藏网站时也是一种留给自己退路的周全心态。


  而当真实的惨案发生在身边,落在无辜又鲜活的生命上,石砚北的恐惧、厌恶与同情,让他悟出此时此刻他最关心的是林蔚成。


  他才不希望林蔚成死,要死也得是他们两个说狠话的一起天打雷劈。


  逐渐缓过劲的林蔚成凑近满脸泪痕的人类,他的身形依然宽大,主动贴在石砚北肩膀上,任由对方小心翼翼靠进怀里。


  那只温凉的手搭在他胸前睡衣的纽扣,像过去很多次亲昵时那样,拉拽拨弄着。


  “我那天不是想敷衍你,也不想不禁打,我就是家里的事情太烦了想快点结束解决。”


  一阵潮湿浸透在林蔚成胸口,他想说不用解释了,他懂石砚北此时此刻的担心和畏惧,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可想了又想,换成一句道歉。


  “我也有错。”


  他总以为自己是成熟的,可当局者迷,火气上头时还自以为足够冷静。


  那天他面前也有很多条道路,可一步错步步错,两人都在情绪迷宫里越陷越深。


  但石砚北那天说的话没有错,他们的生活和恋爱仓促开始,靠暧昧和性爱拖拽向前,自诩着不拖泥带水,及时行乐,却忽视了太多本该共同面对的事情。


  怀里的人无声却越哭越凶,林蔚成轻轻笑着,自己分配到的人类有着最凶最傲的性子,却比谁都爱哭。


  “所以你原谅这件事情吗?”


  石砚北的声音从他怀里飘出,林蔚成几乎分不清这是他们俩谁问出的,他把怀里的人抱紧,点头的动作让石砚北能清楚感知。


  “你呢?”林蔚成声音很轻,和怀里强硬的动作反差鲜明,“你还介意我那天说的话吗?”


  怀里的人颤了一下,狠狠抽在林蔚成心头。


  “都过去了。”


  石砚北给出什么回答都好,林蔚成深以为然,原谅和道歉确实无济于事,他们需要的是未来日复一日的切身行动。


  “谈个恋爱吧。”


  林蔚成轻声祈愿着,说给石砚北也说给自己,他想第一步一定是先给石砚北的手臂包扎。


  怀里的人安静下来,石砚北把耳朵贴在林蔚成胸膛,一下一下,数着林蔚成的心跳。


  最嘴硬的话,和泪水一起捣碎,填满最柔软的胸膛。


  “勉为其难吧。”

【全文完】

————————————————

小林和石医生的故事还没结束📢后面还会写两人正经谈恋爱的故事😈我就喜欢看重新和好后两人小心翼翼的酸酸涩涩。不过要先休息几天补补学校的论文😭月底或者三月的周末会更新一些番外,有感兴趣的内容可以点梗

正文故事告一段落了🎉很开心这个寒假完整写完了这个故事,写到中间时候其实感觉有很多不足,有很多想法都时常怀疑自己有没有写清楚😭好在最后坚持下来写完了,非常感谢每天追更的宝贝们❤自我感觉我写东西又没那么爽又没那么严谨,总是不上不下让我自己也挺难受,所以有人喜欢并且积极评论真的很开心❤

如果还写下一本的话可能会写一个无限流的故事,目前构思的还是老夫老妻感情淡了,在副本世界闹分手最后滚床单的故事😈

评论(47)
热度(49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