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饲养一只人类番外】和好之后(一)

一肚子歪心眼血族x高贵拧巴人类

林蔚成x石砚北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

  项原的葬礼举行在石砚北出省学习的前一天,初春又下了一场小雪,天很冷,石砚北感觉自己的风衣似乎在漏风。


  政府当然也不希望这件事情被大肆宣扬,可又绞尽脑汁想对项原的家人作出补偿。


  林蔚成告诉石砚北,项原出自很常见的血族家庭,父母既不和分配的人类伴侣生活,也没有在和同类孕育孩子后一起抚养,各自有自己的生活,对孩子的事情从不会过问。


  于是有了这场没有亲属到场的荒诞葬礼。


  医院作为责任方主动揽下了这件事情,叫上了几个同事,又让牧归找来了几个项原上学时的同学。


  在雪未融化的时候,这场葬礼悄无声息地开始又结束。


  那天的事情让石砚北心有余悸,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心头的复杂情绪,等到墓园门口只剩下他和林蔚成,他说自己想回去再看一看。


  林蔚成没多说什么,跟在他身后一起去了。


  石砚北一直很想问江郃那边的后续,可涉及到后面许多藕断丝连的利益牵扯,不是他能问到的。


  他望着项原墓碑前的白花想了很久,想项原会不会也和林蔚成当初一样期待分配,想项原在最后的瞬间会有多恨面前给自己下毒的伴侣。


  他想了很久,站起身和林蔚成说回家吧。


  回家后的林蔚成帮石砚北收拾外出学习的行李,本就不大的行李箱被塞得满满当当。


  “不用带这么多。”石砚北从箱子里掏出几袋零食放回餐桌,“我要去一个月呢,这些东西需要我就自己买了。”


  “一个月”这三个字太过漫长,从两人和好到今天,时间都不够一个月,就又要面对分别。


  林蔚成坐回床边,他的喉结滚了一下,想亲吻石砚北却开始犹豫。


  石砚北似乎看出了他的顾虑,走过去跨坐在他腿上,闭上眼主动亲吻。


  浅尝辄止的一个吻,两人突然都不确定是否该顺水推舟继续下去,石砚北甚至能感受到紧贴在他胯前的硬度起伏,气氛却微妙起来。


  “我去做饭。”石砚北从对方身上下来,自顾自往厨房走,“我多做点,你留着还能吃几天。”


  血族哪有什么挑食的说法,无非是石砚北会担心他吃腻快餐和三明治。


  林蔚成笑着凑过去帮石砚北洗菜切肉,等锅烧开时他歪头往石砚北脸上蹭了蹭。


  “有病是吧?”正在思考事情的石砚北吓了一跳,掐着林蔚成的腰把他赶出了厨房,“别在这腻歪,一会儿弄出啥意外。”


  回到卧室收拾行李的林蔚成脸上一直挂着笑意,他感觉自己病得越来越严重了,现在一天不听石砚北骂他几句就别扭。


  他隐隐能感觉出石砚北心里长着疙瘩,似乎总会在不经意时作痛,他有想过细水长流,可偏偏又要分开。


  可他又何尝不是,林蔚成拉好箱子的拉链,推出去时想起自己那天火气上头,甚至没有让石砚北有机会放下箱子好好休息。


  生活没有快进回放,总有细枝末节和过去不一样了。


  石砚北在外省学习了一个月,作为同一个科室的同事,他自然和万殊分到了一个房间。


  刚开始的几天林蔚成每晚都会问要不要语音或者视频,石砚北简单说明了情况,瞥了一眼旁边偷瞄他的万殊,想着还是拒绝为好。


  从那之后,万殊每晚都接近十二点才回酒店房间。


  两人的交流很少,连之前那样的互怼也没了兴致,又是一个夜晚,石砚北托着腮在房间发呆,略作思考打给了林蔚成。


  林蔚成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着急:“怎么了?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


  “没什么。”石砚北轻轻笑了一声,他想了很久,拉过椅子坐到窗边,正经语气中甚至透着几分严肃,“有点想你。”


  他听到林蔚成从床上坐起来的声音,然后是跳下床在卧室转圈圈的脚步声。


  林蔚成想说自己真的太想石砚北了,自从石砚北走后的每天他都后悔有太多话没来得及和石砚北聊,担心两人之间微妙的裂缝会因为这次分离而无法挽回。


  但最后都总结为一句“我也想你。”


  心情格外好的石砚北甚至和半夜回来的万殊打了个招呼,万殊一脸见了鬼,拔了石砚北床头的充电器换成自己的。


  “你今天回来这么早啊?”石砚北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旁敲侧击着。


  “论文写的差不多了,就回来了。”万殊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啥好隐瞒的,大大方方承认,“你呢?学这一趟后续有啥想法吗?”


  石砚北被他说得一愣,自己这半年大起大落,各种烦心事应接不暇,他还真的是没再怎么想过未来发展的事情。


  他嗯嗯啊啊应付了万殊,万殊只当他有所顾忌不肯多说,阴阳了一句“不愧是高材生”,便熄灯睡觉了。


  一个月的时间说起来长,但连轴转起来日子过得很快,眼瞅着马上到最后一天,医院领导通知说开个总结会议,散会后再聚个餐。


  提前半天结束临床学习的石砚北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林蔚成,一个人躺着床上准备好好睡一觉,迎接第二天的欢送会。


  手机铃声响了,他拿起来凑到耳边。


  是医院主任的声音,干笑着和他寒暄,石砚北心头一沉,让主任有什么话尽管开门见山。


  无非还是自己身上的那点事,明天的会议和聚餐有政府领导和记者来,双方医院沟通了一下,都表示石砚北最后回避一下。


  虽然淹没在众多医生中石砚北并不起眼,但谁也说不好万一被有心之人针对,挖出什么事情,被冠以无端是非,对谁都是麻烦事。


  石砚北依旧躺在床上,他翘起一条腿,语气越来越敷衍,等待着主任一如既往的客套。


  “你这种人才我们肯定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对你有什么意见。”


  他挂了电话,刚想长叹一口气,突然发现万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姿势不太雅观的石砚北从床上坐起来,他不想理会万殊,低头查看最近回程的车票。


  “那个……。”万殊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低头给平板充电,说话吞吞吐吐起来,“你明天不去了是吧,那要不……我也不去了,反正我和那些主任也没啥可说的。”


  正好支付完车票的石砚北抬起头,糟糕的心情被万殊整得烟消云散,他眼尾微挑,咧嘴笑了起来,脸上是夸张的鄙夷。


  “哥们,别这样,我上次在办公室不是被你说哭的,别一天天跟欠了我八百万一样。”


  吃了瘪的万殊靠在床头刷手机,石砚北急匆匆收拾好行李,出门前注意到了正在看自己的万殊。


  石砚北的心情不好不坏,他从抽屉里翻出前些天休息日逛商场买的墨镜,戴上后对着门口的镜子整理着发型。


  一会儿还要回去给林蔚成一个惊喜。


  “路上注意安全。”万殊终于把这句烫嘴的话抛了出来。


  石砚北用手指压下墨镜,狠狠翻了个白眼。


  万殊这人浑身都是小毛病,但石砚北突然感觉他其实没那么讨厌。


  “走了!”


  万殊独自在房间睡了个午觉,洗了把脸开始继续写论文,下午时他叫了份外卖,刚下单没一会儿便传来了敲门声。


  他一边念叨着“这么快”,一边走过去开门。


  然后和门口大老远跑过来准备惊喜的林蔚成面面相觑。


  林蔚成接通的电话里好巧不巧正传来另一个惊喜。


  “林蔚成你去哪了?我没带钥匙,你给我开下门。”

——————————————

和好之后的小故事,三章结束😈

两人谈恋爱的简单小故事

评论(25)
热度(33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