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老板每天花式求揍(一)

前期年下伪强强,后期双向火葬场

路修远x晏澄泓

文案介绍在合集


先赞后看人生灿烂🌟

回礼彩蛋是晏澄泓小时候练字被打手板和现在的日记

————————————————————

  “在这上班真他妈的晦气,等着吧,九月份老子就跳槽。” 

 

  休息室里传来低声的抱怨声,姗姗来迟的路修远拿着水杯走进来,扬手撇开呛鼻香烟的雾气,把清理干净的烟灰缸放到抱怨的男人面前。 

 

  “佟哥您可犯不着跟这种傻逼生气。”路修远看到桌上告罄的烟盒,熟练的从口袋里拿出一盒还未开包的烟,拆开递过去一根后弯身给佟茂点烟,“晏澄泓这种人,不就是仗着家里有几个钱。” 

 

  “小路你不是之前说是没考上编制才来的这儿吗?说真的,赶紧走,我要是你这么年轻,我可一天都受不了晏澄泓那张臭脸。” 

 

  佟茂看着手里档次不错的香烟,指节叩了叩桌面,勉摆出一副过来人的姿态,“当初还不是感觉晏家家大业大,来这肯定没错,谁成想这老板成天拽的跟全世界欠他的一样,你说就早上开会那个方案,明明就是他记错了数据,劈头盖脸给我们组一顿骂,我真他妈想一嘴巴子让他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晦气样。” 

 

  路修远抿嘴笑着点了点头,要说公司里谁最讨厌晏澄泓,之前因为晏澄泓一个刁钻要求连续半个月加班到凌晨的路修远当仁不让,但在同事面前,他只听着别人抱怨,不置一言。 

 

  在这家公司里,没有人不讨厌老板晏澄泓。 

 

  晏澄泓头顶明晃晃写着三个镀着金边的大字,“富三代”,许多人以为晏澄泓这种富家公子出来创业,又是他家涉及的领域,肯定是出来历练,招兵买马,来了待上几年就能跟着他吃香喝辣。 

 

  可就像路修远刚到公司时的心情一样,这家蜗居在老旧写字楼里的公司死气沉沉,晏澄泓热衷于板着张臭脸在每次会议中提出严苛且魔幻的要求,他把文件夹合上,狠狠拍在桌子上,说出那句公司里人尽皆知的口头禅。 

 

  “就你们这样的员工,我他妈真想一天揍你们十顿。”这是晏澄泓每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路修远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会议桌上被只比他大了三岁的富三代老板指着鼻子骂,尚且能忍受,公司里一些年龄稍长的员工往往选择以牙还牙,在会议中冷嘲热讽同样是家常便饭。 

 

  可就像这家破败公司一样滑稽的是,每次争吵的会议不欢而散,却从没有人想过如何去解决,就连晏澄泓自己都不以为然。 

 

  这一切都让路修远厌烦,他无数次懊悔自己为什么没能再努努力,在国考中遗憾落选,最终只能来到这里度过枯燥的生活。 

 

  不幸中的万幸,跟着晏澄泓最起码在工资上不会受亏待,毕竟这点小钱在晏澄泓眼里也只是洒洒水。 

 

  于是在熬过了痛苦的加班之后,路修远唯一的一点盼头就是领了工资出去好好放纵一把,再顺便给父母寄回去一笔钱。 

 

  “凭什么扣我工资?当初我来的时候不是签好合同的吗?” 

 

  众人好整以暇的看着平日谦逊有礼的路修远对着身边的人喊叫,纷纷放下手头的工作等着接下来要发生的好戏。 

 

  旁边的佟茂一边订着外卖,一边添油加醋道,“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晏总说要扣工资,哪需要理由啊,你说是吧小路,你可别去找晏总闹,当心丢了工作。” 

 

  路修远眯了眯眼,不善的眼神环绕过看热闹的众人,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怒火燎原。 

 

  路修远的父母是机关单位里泡了大半辈子的老油条,从小他就听着人情世故长大,考编失败后来了晏澄泓的这家公司,他也惯于用那一套来对付公司里的同事,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处处内敛着自己的不满。 

 

  但在这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倒闭的公司,没有人知道未来和意外哪个先来,大家在骂声中得过且过,靠晏澄泓的疯癫决策当做哄堂大笑的放松。 

 

  大家都是逢场作戏,巴不得看路修远跑去老板办公室大闹一场,再报以虚情假意的安慰。 

 

  “小路你消消气,晏澄泓那人就这么不讲理,发了工资晚上出去好好玩玩吧。” 

 

  邻工位的闻宥拆开一包薯片递过去,却被路修远一把推开了,他讪讪撇了撇嘴,回到工位继续看剧。 

 

  路修远紧紧闭上眼,毕业进入公司这一个多月的压抑感让他喘不上去,他一脚踹开身旁的转椅,抓起桌上的文件夹,在众目睽睽之下往电梯间走去。 

 

  过了今天就离职,大不了就厚着脸皮回家准备二战考公。在电梯里路修远心里的想法越来越清晰,可就算要辞职,他也要痛痛快快的吐出这口恶气来。 

 

  正在办公室拼乐高的晏澄泓听到急促的敲门,吓得手一抖,好几块积木掉在了地上,他弯腰去捡,门外的人已经踏着气势汹汹的脚步走了进来。 

 

  “你……”晏澄泓迟疑了一下,有些记不清桌前面色阴沉的员工叫什么名字,只依稀记得是上个月新来的应届生。 

 

  路修远冷哼着打量着桌上拼了一半的乐高地球仪,扬起手中的文件夹一把扇了过去,拼图七零八落的散满了桌面,飞溅到地板上发出嘈杂的声响。 

 

  来不及反应的晏澄泓发愣地盯着被打散的乐高,吸了一口气屏住发红的眼眶,抬起眼皮冷冷瞪着面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员工。 

 

  “还瞪?”路修远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他把文件夹撇在晏澄泓面前的桌子上,绕到桌后把椅子踹翻,“老子今天非得给你点教训。” 

 

  完全被吓懵的晏澄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突突地跳个不停,双腿不受控制的往后退着想逃离,可他想到耳边日复一日的那些唠叨教导,挺直腰一副无所畏惧的强硬态度,装作不耐烦的晲着靠近的路修远。 

 

  然后他就被路修远扬手扇了一个耳光,眼眶都还没红,又被一脚踹在了膝盖上,整个人疼得弓起腰,然后被路修远毫不费力的拎起来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晏澄泓的头嗑在木质的沙发扶手上,他本能的伸手捂住头,用手臂藏起吃痛而扭曲的表情,熟悉的疼痛感让他下意识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谩骂,但等来的只有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员工轻飘飘的话。 

 

  “来,让我看看一天嚷嚷着揍员工十顿的老板,是怎么被员工揍的。” 

 

——————————————————

回礼彩蛋是晏澄泓小时候练字被打手板和现在的日记


终于开新坑了x

先说一下这篇不保甜(ノ_・。)


评论(130)
热度(1299)
  1. 共2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