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番外】一起作死这件事情(三)

曲修x温如嵩

叶凌宇x齐逾明

有耳光预警🌟


——————————————————

  “其实很多时候,你也不用活得那么累,网上那句话怎么说得?别给自己标榜一些太高的道德约束。”


  齐逾明插着兜和温如嵩排队等着买鲜榨果汁,留下身后刚过来的叶凌宇和曲修一脸茫然地惊讶着两人关系的突飞猛进。


  其实只是温如嵩找了个借口说过来陪齐逾明买果汁,来搪塞刚才那场尴尬的劝说。


  温如嵩低着头,他听见齐逾明点了一杯苹果汁,并没有提醒他刚才买的苹果汁很难喝,同样的,齐逾明的话他也没有听进心里。


  下午的温度更热了些,四个人各自开车去附近的河边转了转,赶上假期的旅游旺季,乡间的土路挤满了车,稍不留神,两辆车便走岔了路口。


  不过沿路的风景还是一样的,曲修并不介意这样,看不见齐逾明那张臭脸他反而很高兴,拉着温如嵩去河滩拍照,他们涉水踩在河底冰凉且光滑的石子上,幼稚地行为十分好笑。


  但也许就是冤家路窄,温如嵩转过头,再一次在河滩拍照的人群中看到了吴冠言,而吴冠言也看到了目光不善的温如嵩,挑衅般附身亲吻着身边的女人。


  “畜牲。”温如嵩轻声骂了一句,正对着河滩石头拍照的曲修倏地站直身子,不解地望向温如嵩。


  等到曲修警觉地四处打量,看到远处正忙着卿卿我我的吴冠言,感觉最近一段时间的好心情一下子就化成烟飘散了。


  “走了走了,这边真晦气,要不咱们绕道去叶凌宇那边再看看?”


  回去的路上温如嵩都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等红绿灯的时候曲修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伸手搭在温如嵩肩膀上劝慰着,“亲爱的你也别瞎想,说不定那王八蛋是个双性恋,结婚生子什么的也很正常。”


  “不是。”温如嵩的回应干脆利索,“前几天还在会所看见他搂着其他男人。”


  虽然有些转移话题的感觉,但曲修敏锐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词,“前几天?会所?”


  “就是去接齐逾明那天晚上……”


  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温如嵩没再继续说下去,他有些心虚地低头看着手机,余光偷瞄着曲修由晴转阴的脸色,突然后悔这个假期要答应叶凌宇的出游计划。


  不过曲修似乎并没有要计较这件事情的意思,他知道温如嵩看见吴冠言之后心情肯定不好,给叶凌宇发了消息没去汇合,便开车带着温如嵩去更远一点的水库吃烤鱼了。


  河边的小餐馆味道很好,因为位置偏僻人也不多,曲修和正在炭火上烤鱼的老板闲聊着,他转过头,看见温如嵩正若有所思地盯着他,被发现之后,低下头凑近些靠在了曲修身边。


  每次被发现些问题后,自家爱人总会露出乖巧和紧张的一面,曲修心底了然,温如嵩肯定还有不少事情瞒着他,不过月明星稀,四周围绕了烟火气,他还是对温如嵩这一套毫无抵抗力。


  天大的事情,晚上回了民宿,关了灯,都可以慢慢解决。


  两人很晚才准备回去,因为离着市区不远,很多人都是自家一日游,到了夜晚游客并不算多,曲修拎着旅行包走进民宿的时候,原本就不大的前厅沙发上坐着几张很熟悉的面孔。


  “呦,今天出门可真是倒了血霉了。”吴冠言跷着腿靠在沙发上,他看见跟在曲修后面的温如嵩忍不住咂舌,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


  曲修和温如嵩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几乎都做好了如果出现争吵要维护对方的准备,然后就被齐逾明扔过来的纸抽盒打断了藕断丝连的对视。


  “没你俩事情,上楼洗澡睡觉去,这位大哥非得说我把他汽车四个轮胎扎了。”齐逾明扬起下巴冲着吴冠言的方向撇了撇,他摊开手,脸上堆满了厌恶和嫌弃,“有些人真是上了岁数,脑子都退化成浆糊了。”


  一脸懵的曲修拉着温如嵩准备上楼去房间商量办法,在楼梯拐角正好碰见了阴沉着脸色下楼的叶凌宇,温如嵩正要开口,被叶凌宇挥了挥手打断。


  叶凌宇很少在外人面前流露出焦虑,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调整好状态,“没什么事情,现在这情况你俩也别再掺一脚了,这边没监控,吴冠言是带他老婆来的,他自己做过什么也有数,我去赔点钱让他抓紧滚蛋别闹腾了。”


  赔钱的事情确实好说,不过齐逾明那张不能吃亏的嘴,在楼下和吴冠言阴阳怪气了四五个来回,吴冠言即便再心虚,也不是任人捏烂的软柿子,拽着齐逾明要去派出所讨个说法。


  停车场确实没有监控,但出入口的人员排查,商店里购买图钉的消费记录,以及齐逾明不知道扔去哪里的工具,真的计较起来,齐逾明不好收场。


  原本并不打算插手的叶凌宇眼神逐渐阴冷,他适时地用目光拦住了齐逾明,扶了扶眼镜开口叫住了吴冠言。


  当务之急是先把今天的事情解决,叶凌宇清楚这个目的,虽然废了不少时间,甚至不得不用些委婉的方式施压,但好在最后终于把吴冠言送走了。


  齐逾明跟在叶凌宇身后踩着吱吱作响的楼梯,很想感慨一句年轻气盛,可硬生生被叶凌宇面沉如水的模样堵了回去。


  上楼的距离并不长,齐逾明回想起傍晚回来时又一次在外面看见吴冠言时候的心情,他想温如嵩真的就是傻,明明有那么多方式非要选择冲过去和人讲道理。


  身后商店一盒钉子几块钱,和老板说桌板坏了,老板还很大方把锤子借给了他。


  齐逾明并不认为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打抱不平的好事,只不过是上午吴冠言嘲讽他和温如嵩的关系让他心生不悦,给对方添点堵罢了。


  但这些话讲给叶凌宇听,就是要关上门跪着说了。


  回到房间的叶凌宇淡淡扫过去一眼,齐逾明一脸敢作敢当的样子,叶凌宇没说让他跪着,他也就没主动给自己找不痛快,两人对坐在客房吧台的高脚凳上,无声沉默着。


  “齐逾明。”


  简单的三个字,齐逾明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寒到滴水,他识时务的从凳子上站起身,隔壁曲修二人的房间似乎在看电影,透过隔音不好的墙,模糊的声音对照出这里的沉默氛围。


  “如果今天吴冠言报警,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齐逾明确实没想过,他承认并且后悔着这点疏忽,吴冠言的错再离谱,也只是违背公序良俗的道德问题。


  齐逾明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往后推了半步,弯膝准备跪下,却被叶凌宇一把拽了起来,“现在和你认真聊这个事情,如果吴冠言开车出了意外怎么办?伤到其他人怎么办?”


  “所以扎了车胎之后我压根就没走,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发现我?”


  这个问题属实有些出乎叶凌宇的料想,他悬了一晚上的心终于平稳落地,毫不吝啬的在齐逾明面前露出放松下来的笑意。


  “说实话,我刚才在想下手太狠你明天还怎么出去见人。”叶凌宇的声音温和了些,他深出了一口气,他的手捏了捏齐逾明的脸颊,很重的手劲儿直接落下一片红印。


  可能是刚才被阻止的跪下让齐逾明没意识到危险的氛围,不以为意般吐槽了一句,“没事你最近下手都不算狠……”


  然后就被一声清脆的耳光打断了。


  收着力气的耳光算不上疼,只是巴掌掌掴的声音格外响,齐逾明微微偏过头,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不是因为叶凌宇,也不是因为这一巴掌,而是在隔壁传来的声音戛然而止时,他突然意识到,那不是电视里的声音,而是曲修和温如嵩的对话声。


  也就是说,这家看上去温馨宽敞的民宿,实际上连隔壁的说话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而隔壁的对话,因为刚才的掌掴声,停下来了。


——————————————————

回礼彩蛋是曲修二人在隔壁究竟听到了什么


最近ht看多了,满脑子恶趣味x


评论(225)
热度(1405)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