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在恋综和前任破镜重圆(二)

主CP:深情老男人攻x嘴硬傲娇受

s|p合理世界观


———————————————

  那杯苦咖啡无辜地摆在桌子上,蒋山奈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打了个圆场:“确实苦,客厅其他几人好像点奶茶外卖了,你要不过去看看。”


  客厅里传来突兀的大笑声,吧台的几人一齐侧目,宋鹤眠最先对客厅众人的玩笑话失去了兴趣,回过头望向咖啡机前面的二人。


  有那么短暂的一瞬,宋鹤眠感觉自己和云泉的目光有了交集,但很快便各自岔开,没多停留半刻。


  “嘿,客厅里那个白衬衫的男的你认识吗?”宋鹤眠心底莫名掀起一阵邪火,他故作轻松地拍了拍蒋山奈,和他的距离靠近了些,声音也高了几分,“感觉他长得还不错,想认识认识。”


  咖啡机前面的两人一起微微一怔,云泉先察觉出了微妙的氛围,和煦笑着拍了拍陈序然的肩膀,示意他咖啡粉磨好了。


  “那个啊,叫安珩。”蒋山奈顺手指了指客厅里和文茂打成一片的年轻人,语气中微微掺杂了几分不屑,“一看就是个花花公子,你看着就老实,可别让这种人骗了。”


  咖啡机前不合时宜地传来两声轻笑,声音很轻,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首当其冲的便是笑话讲了一半的安珩,他径直向吧台走过来,路过宋鹤眠时脚步明显慢了下来,笑着打了声招呼。


  “你好啊,我叫安珩。”


  “你好,宋鹤眠。”


  安珩的一举一动温文尔雅,宋鹤眠却莫名感觉浑身的不自在,他始终感觉安珩看他时的目光落在他手腕的白色手环上,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好在安珩也没在他身上停留太久,转头去吧台和云泉搭话。


  “不是吧,这节目才开始一个小时,你俩就躲着其他人,在这腻腻歪歪磨咖啡了?”


  安珩的大惊小叫确实起到了不错的效果,再加上客厅里的文茂闹着肚子饿该做午饭了,客厅里的其他人也都聚集到了餐厅和吧台,互相破冰攀谈着。


  “腻腻歪歪不重要,这节目不就是自由恋爱吗。”文茂自顾自挤进厨房,打开冰箱检查着节目组安排的食材,“饿肚子可不行,你们谁会做饭啊?那句话咋说的,饱食思淫欲?”


  “兔崽子……”


  身边西装革履的男人低声骂着文茂的口无遮拦,声音很小也很克制,宋鹤眠忍不住微微侧过脸,打量着身边一副社会精英模样,带着黑色手环的男人。


  男人似乎注意到了来自身边的目光,倏地转过头,向宋鹤眠伸出手,“时蔚,是个……咖啡店老板。”


  时蔚有纠结要不要找个理由搪塞自己刚才的话,但最终只是淡淡做了自我介绍,便低头继续刷着手机。


  反正就算被猜出和文茂的关系,对时蔚来说也无所谓。


  “我问谁会做饭?没人做饭咱们中午饿肚子吗?”文茂身上似乎自带着超能力,和每个人都能迅速熟络起来,他把注意力转移到餐桌上对坐着玩手机的两人,“你俩也一直不说话,从沙发到餐桌,就坐在一起玩手机,你俩是前任吗?”


  方琛和李振溪无语对视了一眼,李振溪把手机扣在餐桌上,慢条斯理站起来整理好衣袖,“我会做,中午我来做饭吧。”


  想劝阻的话卡在方琛喉咙里上下不得,本打算站起身去帮忙,却看到蒋山奈和其他几人也进了厨房,便起身找了个处理工作的借口,避开人群回了楼上房间。


  原本宽敞的厨房已经挤满了人,宋鹤眠依旧独自在餐厅坐得安稳,不紧不慢喝着杯里咖啡,就算感觉到有个熟悉的身影坐到了自己身边,也丝毫没有波澜。


  “咖啡还可以吗?”


  云泉的声音轻缓,仿佛一句午后慵懒的闲谈。


  “有点苦,喝不惯。”宋鹤眠淡淡回应着,两人的距离克制而疏远,彼此安静地坐在吧台的两端,和厨房里热闹的人群强烈反差着。


  没关系的,反正邀请云泉来参加这个节目也只是为了炒作引流。宋鹤眠心里安慰着自己有些不稳定的心跳,他微微偏过头,刚想开口和云泉闲聊几句,却被身后的声音及时打断。


  “我好像是最晚到的,有些工作刚处理完,你们好啊,我叫叶南一。”


  身后的男人西装革履,带着醒目的白色手环,身后的行李箱和背包透着打工人的倦意,一脸笑意和两人打招呼,宋鹤眠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礼貌回应着叶南一。


  云泉却不知为何好似突然来了兴趣,站起身接过叶南一的行李箱,在手里拎了拎,“箱子还挺沉的,我帮你搬上楼吧,说不定咱俩正好在同一个房间。”


  于是宋鹤眠又变成了一个人坐在吧台前。


  他没由头的感觉一阵心烦,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尽,连同对午饭的兴趣一起消散了,上楼准备回房间休息。


  回房间时宋鹤眠才注意到二楼每个房间的门口都贴着入住人的名字,他和文茂的房间最靠近楼梯,他犹豫了片刻要不要去看看云泉和谁住在一起,但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否决了。


  至少在无处不在的摄影设备里,他的那一点点迟疑也不会看出丝毫破绽。


  宋鹤眠在房间躺了一会儿,直到文茂兴冲冲来叫他去吃午饭,他才打起精神准备下楼,正巧遇到了从三楼下来的云泉。


  “三楼还有房间?”宋鹤眠不解,但语气依旧平淡到澄澈,不参杂一丝情绪。


  云泉也一样,他只是扫过去一个眼神,仿佛面对着刚认识的陌生人,冷淡又不失礼貌,“我住在三楼的单人间。”


  “哦。”宋鹤眠回避了眼神相遇的尴尬,他略低着头,加快了脚步向餐厅走去。


  他不再纠结于云泉是不是真的和刚才那个白手环的叶南一住在同一个房间。


  虽然没有提前准备,但有蒋山奈这个餐厅老板在,午饭便很是丰盛,众人围在餐桌前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无非是工作、爱好,在摄影机前倒也一片祥和。


  可观众肯定不想在节目里看到这么无聊的人物访谈。


  文茂托着腮若有所思了片刻,眨着那双仿佛泉水般的大眼睛瞄了一眼正在听蒋山奈分享做菜经验的时蔚,轻咳了一声。


  “咱们是不是今晚有投票选谁和谁是前任的环节啊?”文茂丝毫不去遮掩脸上玩味的笑意,“吃完午饭也怪无聊的,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猜吧,被猜中的不仅要公开惩戒,还要先刷盘子。”


  原本还吵吵闹闹的餐厅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有些困意宋鹤眠强忍住下意识望向云泉的冲动,坐直身子用一句玩笑话替换,“临时改规则,节目组也不会同意吧……”


  但现场连接着节目组后台的麦克风不合时宜发出了声响:“节目组没意见,可以直接开始投票环节。”


  宋鹤眠有些疑惑,但出于内敛的性格他没有多问,只是选择接受临时更换的流程,想着早点投完票可以回房间去睡个午觉。


  毕竟他和云泉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互动。


  肯定不会被其他人看出来的。


——————————————————

可以猜猜宋鹤眠和云泉是怎么被猜出来的

下一章猜完就可以一直拍了


彩蛋放了十个人谁和谁是前任的剧透【剧透预警】

不是每对都会破镜重圆,也会有be

评论(25)
热度(557)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