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粱

生逢苦处,仍无念于神佛。

在恋综和前任破镜重圆(四)

主CP:深情老男人攻x傲娇嘴硬受

s|p合理世界观,公开惩戒⭕


——————————————————

  宋鹤眠这个人,看起来横冲直撞,也只是嘴上撒气,甚至再狠一些的话都骂不出来,只能凶巴巴不吭声,等云泉一脚扫走地上的玻璃碴,在把他松开。


  他不想再刷碗了,一声不吭径直离开了厨房,幼稚地想用这些琐事报复着云泉。


  同住的文茂不在房间里,宋鹤眠一个人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听到开门声,一把拽过被子躲了进去。


  “我刚和安珩他们几个去玩桌游了,我们点了外卖你要不要吃点。”文茂语调轻快,拎着大包小包的外卖,他看出来宋鹤眠的情绪不好,又着实没有安慰人的经验,只能胡乱寻找话题,“你和云泉,可真的看不出来能有什么交际。”


  “嗯。”宋鹤眠闷声应着,他不介意讲述自己和云泉那段寡淡的经历,平凡到一句话便足以概括,也无力更改。


  “我大学时候写小说,采访过他,后来就在一起了,我毕业的时候,吵架了几次,我就把他甩了。”


  专心喝着奶茶听八卦的文茂呛了一口,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你把他甩了?你把云大明星甩了?为啥啊?”


  “还能因为啥?”宋鹤眠翻了个身,睁开眼面对着光秃秃的墙壁,心底的酸楚堆积成眼角的红,他用力扯过被子蒙住脸,让稀薄的空气阻挡住糟糕的记忆,“因为我不爱他了。”


  与此同时在客厅里,云泉也被其他几人盘问着同样的问题。


  “你这样自曝了,宋鹤眠不就该恨你了吗?你俩这样恨来恨去还怎么复合?”蒋山奈一语中的,问出了客厅沙发上其他几人想问的。


  刚刷完所有人盘子的云泉却不以为意,满心想着自己的事情,“我又没说我想和他复合,他把我甩了,又拉着我来参加节目,我想报复他还不行吗?”


  “行行行。”蒋山奈应和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和旁边的李振溪小声耳语着,“他装的,他就是想复合。”


  宋鹤眠半睡半醒在床上躺了一下午,黄昏的时候渴醒了,他从拉着窗帘黑漆漆的房间里坐起来,桌上的水杯已经空了,他下意识想叫云泉,上下颤动的喉结却发不出声音。


  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宋鹤眠就这样安静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然后倒下头继续睡着了。


  明天晚上的公开惩戒听起来是如此遥远,焦躁和惧怕压在宋鹤眠的胸口,仿佛无底的深渊,却又掺杂了其他什么宋鹤眠自己也说不出来的情绪。


  这一觉就睡到了晚上,宋鹤眠再醒来时床头柜的水杯已经接满了水,他坐起来大口喝着,想着要感谢一下同屋的文茂。


  正巧文茂端着一碗水果回来,“你醒了?哥们你这节目录得倒是轻松,晚饭我们已经吃过了,刚削了果盘,你要吃点水果吗?”


  说来奇怪,明明和云泉大吵了一架,有即将接受公开惩戒,宋鹤眠却像是突然没了什么目标的松懈了下来,想把这么久以来的熬夜失眠一股脑补回来。


  他摆了摆手拒绝了文茂,虽然有些饿,但怎么也提不起精神,宋鹤眠翻了个身,便继续睡了过去。


  宋鹤眠这一觉又睡到了日上三竿,睁开眼时他恍惚了很久,才意识到越来越近的公开惩戒并不是梦,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冲了澡,下楼尽可能去融入节目。


  他着实也不想落下个在恋综补觉的消极人设。


  楼下的客厅很是安静,已经快一天没吃饭的宋鹤眠径直去吧台冲了杯冻干咖啡,他听到身后一声很轻的咳嗽,转过头,又一次与云泉对视。


  “今天周一。”云泉淡淡解释着,“大家都去上班了,文茂说中午学校有点事也不回来了,今天中午就咱俩吃。”


  杯中的咖啡被宋鹤眠一饮而尽,他随时放进厨房水池,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去,“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你确定不吃?晚上公开惩戒是在晚饭前,你不吃点……”云泉的话戛然而止,宋鹤眠也不知道为什么倏地停下了迈上台阶的脚步,在偌大而安静的客厅里,等待着云泉斟酌的话语。


  “可能不抗揍。”


  宋鹤眠气笑了,他笑自己在刚刚那一瞬居然自作多情到以为云泉会说些什么,也笑自己居然还在为云泉而产生如此多莫名其妙的情绪,“那你多吃点吧,别这么大岁数打不动了。”


  宋鹤眠又在自己屋子里躲了一下午,玩手机、看书、睡觉,他偶尔会短暂思考节目效果会不会不好,又想到今晚的公开惩戒一定是节目组的大卖点,便心安理得在房间里摆烂,直到楼下陆陆续续传来其他人进门的声音,宋鹤眠才从床上坐起来,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楼下已经架好了设备,为了保留节目效果并没有工作人员出面,这让宋鹤眠勉强好受了些,可来到客厅和其他几人淡淡打了招呼,还是不得不面对不自在的羞耻感。


  坐在沙发上慢悠悠收拾着工具的云泉看起来毫无波澜,仿佛只是来完成一份工作,宋鹤眠走到他的身边坐了下来,饥饿、疲惫和恐惧填满了宋鹤眠的心脏,可他什么也没说,也没有等到云泉开口。


  客厅里的其他人识趣地没有在一旁添油加醋,蒋山奈和李振溪面着面用微信聊得忘乎所以,大家各自找了些事情让自己的围观看起来不那么突兀。


  不过说到底,没人真的不好奇这场公开惩戒究竟会如何发展。


  “那没什么问题,就正式开始了。”


  宋鹤眠的身体止不住开始颤抖,明明还没有开始,只是工作人员的一句提醒,便让他的情绪接近决堤。


  他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么糟的,他不过只是想参加节目获得一点微不足道的流量,只是和云泉说了那么几句狠话,最后的结果竟然是俯趴在沙发上,在不知道几位数的人面前被前任惩戒。


  宋鹤眠的上半身压得很低,他的肩膀肉眼可见的颤抖着,怕疼更怕被注视的异样,他紧紧闭着眼,祈祷让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手边的人几乎快要缩成一只蜗牛,云泉面无波澜,心底却多了几分不舍,但被四周环绕注视着又不能流露过多。


  毕竟他可是个恨前任恨到自曝的小气鬼。


  但在惩戒正式开始前,云泉手里握着那根一指厚的戒尺时,他终究还是走近了几步,俯下身,靠近那份颤抖。


  “别怕。”


  宋鹤眠的战栗和呼吸一齐戛然而止。


  他缓缓睁开眼,眼眶里积攒的泪水在一瞬间滑落,他转过头,几乎是本能般想伸手去抓住云泉的手臂,可泪水晕染出模糊的幻影,让人不敢再多触碰半分。


  那个声音是如此熟悉,曾无数次安抚过自诩当初还年轻幼稚的宋鹤眠,又被他口是心非地遗忘。


  他怎么可能真的不爱云泉。


  他来参加这个节目,只是为了能多见云泉一面。


——————————————————

彩蛋是想过的读前任信的环节,宋鹤眠读云泉写给自己的信,正文里把这个环节跳过了直接开始揍了😈

  

评论(77)
热度(815)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膏粱 | Powered by LOFTER